河北省藁城市大学生村官王建力

http://www.hebei.com.cn 2013-05-08 11:03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06年11月的那一天,那个不可回头的泥潭,突然出现。那一天,大雾迷漫。普通百姓不会记得哪一年哪一天大雾迷漫,除非那天与他有所关联。

  2013年2月17日,我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我那苦心经营的十年婚姻,结束了。

  2002年12月20日,同样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那一天我们结婚。

  我做律师、她在机关,日子虽不富有,但还平实。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段传奇,有些人的传奇,就是不知道哪年哪月,会掉进一个不可回头的泥潭,越陷越深。

  2006年11月的那一天,那个不可回头的泥潭,突然出现。那一天,大雾迷漫。普通百姓不会记得哪一年哪一天大雾迷漫,除非那天与他有所关联。而对于藁城市的政界来说,那是不平凡的一天。因为那天,他们做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在石家庄27个县市区率先启动了大学生村官工程。

  对我来说,那一天也是不平凡的一天。因为不顾她的反对,参加了这场考试,并过五关斩六将,通过了这场考试。之所以她没有强烈反对,是因为她猜我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或是想换换生活方式。看我这几年做律师吃吃喝喝的应酬,估计考也考不过,就算考过了她再劝我放弃,应该也不晚。哪知,人生就是一场戏,一场没有提前彩排的戏,剧情的发展完全不由控制。

  考前,她还跟我开玩笑“这么大的雾,不是什么好兆头,干脆别考了。”她哪里知道我是铁了心的。

  作为农村的孩子我当时就是想:回村大干一场,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总好过每天跟那些打官司告状的人周旋。更多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谁知,从此也走上了一条满是泥潭的不归路。

  我开始变得分身无术,村里的事情要应付着,打官司告状的事要应付着,手里那些积案也一直分散着我的注意力。慢慢地,我开始直接拒绝当事人的聘请,慢慢地,我走出了那个圈子。大学生村官每月500多元的工资收入,我们的家庭生活立刻变得捉襟见肘,变成了被动啃老族。然而父母的接济并不能从本质上改变什么。很长一段时间里,家人都羞于提起我在做大学生村官。因为没有谁能看出做一个村官比做一名律师更有前途。即便那些虚无缥缈的“到村任职大学生报考国家公务员的适当给予加分;乡镇(区)事业编制空缺时,优先考虑聘用”的优惠政策摆在那里,也没人相信它的真实性。但我依旧没有放弃。

  我们的争吵无休无止的开始了。

  争吵归争吵,毕竟是夫妻,是相爱的人才走到一起,大事小情她还是听我的。我也不能没有她。所有家庭的重担落地妻子的肩上,我在党指引的“光明大道”上勇往直前。舍小家,顾大家。希望付出能有回报。希望群众的日子和自己的日子都富起来。

  2008年,河北省大学生村官工作全面展开。已经29岁的我,不顾一切报考、备考,在人才济济的学弟学妹堆里又一次考出重围。最令我欣慰是,工资可以涨涨了,被解聘的可能性降低了。

  当年,正值农村两委换届。

  对于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状况,组织上是了解的。很多人窝在乡镇一边打杂,一边学习,等着政策。更有甚者,既不进村也不入镇工作,自己原来从事什么工作仍旧干什么,只应着一个村官的名声。这两种人,都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一举两得,既不得罪谁,也不影响自己的前程。对于他们的举动,我是理解的。大部分村官,倾向于通过这个跳板,考取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否则也没有人愿意来承受这么低的工资。当前的选拨机制,花更多时间复习各类考试科目的村官,比花更多时间在工作的村官,更容易考取。采取一种极端的假设,97%的人在拼命工作,而最终考取的却是那3%没做啥事情的人。所以有人消极对待工作也是很正常的了。

  为了真正发挥大学生村官的作用,让有志于农村工作的年轻人参与到农村管理当中,2008年的农村换届选举,藁城市委组织部出台文件,鼓励大学生村官参选。我亲自找到党委书记,要求参选。征询了我的一些想法后,同意了。我很感激。

  我竟奇迹般地选上了。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时任村主任““张””觉得这个毛头小子形不成什么威胁,没有阻挡。又或者是因为长期以来农村干部都是“土匪加流氓”式的人物,党员干部厌倦了他们一贯“横吃、横喝、横拿”的嘴脸,看到我这样一个温和有礼的新面孔,既对党的政策寄托了美好希望,又同时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另外,很多村民找我办过案子、处理过纠纷,认为我热情友好、厚道朴实、头脑灵活、处事果断。口口相传间,大家觉得我能给大家办好事、还有两下子。总之,我选上了。

  从此,家里再也见不到我的身影。从此,我像一只小羊一样,无可避免地跳进了虎口。

  有多少人劝我“你就安心在村里当个傀儡,什么都不要干、什么都不要管,像其他人一样趴在原地,等着政策。你可是河北省唯一一个当选支部书记的村官,什么都不干,好事都等着你。”可我不够聪明,以为黄天不该饿死辛勤的鸟,以为实干才能得到认可、以为有为才该有位。在农村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使我满怀信心、无所畏惧的往前冲。

  中组部《关于建立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长效机制的意见》给出了5条出路。出路一:续聘留任;出路二:竞选公务员;出路三:自主创业;出路四:另行择业;出路五:继续学习。我一口气选了两条路:续聘留任、自主创业。

  西白露村是个农业大村,9680亩耕地,5642口人,没有资源和区位优势,群众的致富路子很单一,可附近贯庄却是远近闻名的蔬菜种植专业村,“贯庄黄瓜”占据着石家庄60%以上的市场份额。村里群众纷纷到外村打零工,每天起早贪黑,却只能挣点辛苦钱,与贯庄等村百姓的红火日子形成了鲜明对比。我想在西白露打造一个产业,让乡亲们自己给自己干,挣大钱,都富起来。同时,可以以一个产业带动经济全面发展。

  2010年在上海参加的一次农村干部创业培训班上,我接触到了许多来自全国的农村干部创业模范,听到了许多优秀讲师对新农村建设的建议、想法。更坚定了我对发展现代农业经济的决心。县委书记王普增在年初的“三级干部”会议上响亮的提出“远学寿光、近学贯庄”的指导思想,我更是毫不犹豫的一脚踏了进去。

  发展现代农业,谈何容易?钱在哪儿,人在哪儿?真要干起来,让农户投资,肯定没人愿意冒这个险,于是我决定自已先干。

  在经过寻找资金、租地等重重困难之后,2010年10月,我先后十几次跑寿光、学经验、看现场、找施工队。到了山东,人家看我什么都不清楚,是一个彻彻底底地门外汉,于是这个支到我东,那个支到我西,跟我玩捉迷藏游戏,目的都是要抬高价格。我虽然心里明白,也只好忍着,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打听工价、料价,到后来,我成了一个半生不熟的内行,没人再敢拿我开涮,终于谈妥了一个施工队。本来预计秋收后就能进行的施工计划,因为各种无法预知的困难,不断推迟。直到深秋,工程才在西白露村东的土地上日夜进行。

  深秋的农村,一到下午四五点钟,浓重地冷雾就笼罩了田野,寒意彻骨。在时任镇党委书记的帮助下,施工队在废弃的梅花二中旧校舍住下了,而我把家安在了地头,每晚住在800元钱买来的报废面包车里。没有人帮忙、没有人参谋,只有儿时几个关系好的铁杆玩伴,陪伴我渡过了那段时光。妻子单位工作忙,经常加班,我顾不上家,她一个人带孩子,又顾工作又顾家,忙得心力交瘁。半夜里有空了,给我打个电话本想埋怨几句,可一听我冻得手都抓不住手机,顿时又宽慰起了我。那个冬天,我本来白嫩的手,布满了冻裂的伤口。

  苦也好,难也好,7个寿光第五代温室大棚总算建起来了。虽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种植季节,可好赖一切逐渐步入了正轨。一冬天在地里与大风、寒冷斗争,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这一季就收获了40多万。

  可这种平静很快打破了。藁城市人民银行的领导为了支持大学生村官创业,找到了我,打算给予资金支持,鼓励我继续干事创业。我一心想带领群众一起大力发展蔬菜产业,当然不肯放弃这样的好机会。为这事,妻子跟我吵过、闹过。但最终没能拗过我。作为一个妻子,她希望自己的丈夫过点平静、安稳、不劳心费神的日子。但我为了所谓的“理想”,没有尊重她,没有给她一个安稳的家。好多政治上的过来人也劝我“大棚不能建,建了就是给自己挖陷阱,建了你就吧自己栽到那儿了,想出都出不来”。

  我一向有主意、认准的事根本不会回头。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好,一定要让群众都富裕了。外出参观学习打开了我的思路,要想发展壮大蔬菜种植,就必须走产业化发展、集约化经营的道路,提高种植户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实现产、供、销一条龙。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开始在村里做发展温室蔬菜大棚的宣传发动工作。没有预料到的是,大家看到我前期投入的7个温室确实收入可观,报名的人很多,甚至邻村的乡亲们也来报名。经过筛选,将一部分心血来潮、围观起哄、游手好闲、喜欢滋事的人踢出了这个队伍,最后留下了部分坚定地准备从事这项事业的群众。

  2010年4月,我牵头成立了“藁城市欣诺种植服务专业合作社”, 2011年7月,采取“合作社+信用社+农户”的模式,我先期借钱垫资40万元押金为入社农户争取银行贷款175万元。

  喝酒吃饭、磕头作揖、学习观摩、讨价还价、吃闭门羹、上当受骗、找不到施工队、施工队之间打架、老百姓殴打工人、工人半路跑掉、施工队老板企图欠下工人工资逃跑、又找工人、协调农业局跑补贴、要物资、带着群众代表买草帘、棚膜、看苗场。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无数的沟沟坎坎,33个温室大棚建了起来。

  33户拥有大棚所有权的农户,有一部分通过信用社拿到了5万元贷款,还有一部分由于信贷系统升级等原因没能拿到5万元贷款,还有一部分拿到贷款的农户最后放弃种菜了。不管是贷到还是没贷到的,每户群众平均又出资1.5万元左右的现金,就拥有了一座均价7万左右的寿光第五代温室大棚。所有贷款在群众签定协议同意的前提下由合作社统一支配,目的就是专款专用。

  棚建好了。2011年8月底,占地129亩的33栋“寿光第五代温室大棚”顺利竣工,种上了黄瓜、西红柿、青椒等周期短、产量高的蔬菜品种

  期间,农业部农村社会事业发展中心到全国各地真实了解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状况。记者两次到西白露村,发现我是全国为数不多的真正扎下心来在农村干事创业的村官,采访后的事迹也得到了农业部领导的认可。 2011年,我的名字进入农业部实用人才储备库。因为事迹突出,各种荣誉也随之而来。2007年以来,我经常被评为优秀大学生村官、共产党员称号,2011年11月受到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的接见。2011年12月受到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接见,并作为全国村官代表作典型发言。2012年还获得“石家庄青年五四奖章”荣誉称号。

  无法预料的是,33个大棚建好的那一年冬天遭遇了连阴天。再加上农户第一年种菜,不懂科学种植,今天听这个技术员这样说、明天听那个技术员那样说,就是不听山东寿光专业温室技术员的话。急于求成的心态让他们恨不得拔苗助长,造成第一茬菜出现了不得不拔苗的悲剧。

  我每天为了农户这些麻烦事疲于奔命,只恨自己分身无术。可我的忙,就是瞎忙、胡忙,自己家的棚交给已60岁的老娘管理,别人的事一点也不肯怠慢。就在我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人已经悄悄地在搜集寻找一个少不经事、一腔热血的大学生村官的种种失误。

  这个悄悄滋事的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以我这个年龄、以我的人生阅历,不足以猜透。也许是看见我逐渐得了人心、看见我有了来源正当的经济和人情后盾、怕有一天我能和他抗衡,取而代之?

  我这个糊涂蛋,对这些还浑然不知。还在为乡亲们拔了苗埋怨自己,农户欠下的建棚款也不愿索要,自己东挪西凑坚持着走。巨大的资金压力我自己一个人扛着。过年那几天,山东的老板一天发多少条短信、打多少个电话催钱,甚至拿黑社会来威胁,可我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所有的资金压力。妻子哪里见过这种阵事,祖辈欠人家一根葱都要赶快还了的农民子弟,看了这些怎能不急?妻子经常会跟我红脸。让我更想不到的是,那些原来没资金、没思路离了我一筹莫展、寸步难行的可亲可爱的乡亲们,有朝一日也会成了农夫怀里苏醒的蛇。

  可是,一个一向以善待人的人,推已知人的结果也会是觉得对方一样善良,怎么推也推不出这世间还有另外的道理。而群众,一但受到蛊惑,会毫不吝惜自己的愚力,眼前的小利会让他们丧失理性。那个让群众丧失了理性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西白露村的现任支部书记”张”。他到处搜集我银行贷款和建棚的细节,从中探寻漏洞。时刻准备对我下死手。

  不得不提的是,这个被开除党籍的前任村主任”张”已经一片高昂的反对声中又入党了。镇里为其开具假计生证明;当时入党的基本条件是高中以上学历,”张”又伪造了假学历;又以哄骗党员体检的方法通过预备党员的表决,以到西柏坡旅游的名义哄骗党员通过正式党员的表决。群众多次举报均无济于事。

  “张”在西白露村两委班子里已经是老人儿了,说起来也是一个有头脑的人。因为两委班子没人能斗得过他,没人能心狠过他、手辣过他。人品不敢恭维。我不擅长揣摩人性之恶,但我只知道,党选任干部的原则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当然,万事也不可能求全责备,还要看主流、看方向。可惜的是,”张”在位期间,除了基础设施建设这种面子工程成效显著外,对待干部群众一概是酷吏嘴脸,对待村里的发展一概是不作为、不打算作为,对集体财产除了卖还是卖。而干部、群众对于他贪污挪用等非法行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在工作上独断专行,自己定好要做的事,只是形式上通报一下两委干部。大事小事从不开党员会和村民代表会,两委机构形同虚设。我任村支书期间,村里各项的事都由时任村主任的”张”操纵,我及其他两委都毫不知情,当然这与上级有关领导的纵容是分不开的;”张”还屡次违反财经纪律,仿照我的笔迹支出财物。对这些,我除了向有关领导反映,最后落个不了了之外,没有其他方式能够解决。有很多的两难、很多的委屈、很多的无奈,无法诉说。

  “张”感觉到了来自于我的压力,开始千方百计排挤我,以稳定自己的政权。

  张”利用多年在村里建立起的所谓“铁杆”四处造谣。在西白露村,“要想穷,种大棚”的口头语,尽人皆知。

  委屈,一一忍了,就是希望另辟蹊径、大步发展,带领群众过上真正的好日子,不让他们再披星戴月、舍家撇业去给外地、外村打工,挣人家那几个小工钱。

  可委屈,能求全吗?我一介小小村官,在村里说话没有多少份量,更无意和谁争权夺利,即便2008年年底换届选举中当选为村支部书记,份外的种种事务也是尽量不参与,就是不希望既得利益者吃醋生事、阻挠我所认为的更有意义的事业。

  2011年年底两委换届中,我在支部选举中又是得票最多。上级党委却迟迟不确定支部书记人选。而此时因嫖娼被开除党籍多年又重新入党的”张”也入选支部了。村里支持我的干部党员群众急了,“上级不定书记人选,就是不想让你干。让”张”干,村子怎么发展?我们这些支持你的绝不答应!”此时的我感到万分沮丧,但又不得不平息群众的情绪。是啊,我是上一任书记,现在得票虽然最多,但上级党委对书记人选悬而不决,是何考虑?”张”又口口声声要赶我走。可是,我的大棚和蔬菜产业怎么办,支持自己干部党员群众怎么想、怎么办?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吗?横下一条心,参选村委。最终选举说明,大部分党员群众是支持我的,是反对他的。我真的当选了村委会主任,我是担负着全体村民的信任选上的,我成为了一个有5600多口人的大村的村委会主任。更创造了河北省第一个大学生村官当选村委会主任的记录。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是因为群众对我抱有幻想吗?还是他们真正明白选举的意义。村主任是选上了,但竞争村委会主任失败的”张”疯狂的托人找关系,跟我说好话,我真觉得谁都不容易,毕竟是乡亲,我还拿着国家工资,还有其他出路。最终,让步了,妥协了,”张”被镇党委指定为党支部书记。虽然当时很多党员、干部指责我不该让给他,但我盼望的还是大家和睦相处。但,祸根,也就此埋下了。

  果然不出所料,2012年5月,”张”从我亲手给自己挖下的陷阱(大棚)开刀,鼓动建棚户,说大棚造价太高,我从中拿了好处。”张”身边未能入选村两委的死党也开始一起推波助澜,鼓动群众上访告状。同时冒大棚户的名字写举报信。不明就里的村民哪里想过,他们没有一家交够过工程款,有的户才拿几千元。我自己拆东墙补西墙,从来没忍心向他们催要过,他们的大棚在逐渐见效益,收入最多的户已经挣到手里两三万,大部分已收回投入。个别懒汉户因为受不了种菜的辛苦,加上受到挑唆,要求退棚。于是,十几人的上访队伍形成了。价格高低,当时都是他们认可的,部分建棚代表也是跟着一块到山东找建棚队,实际情况都清楚。但他们在鼓动和暂时的经营困难面前沉默了。当时,一方面是因为施工队难找,病急只能由着医生说价,一方面是当年的工价、料价确实高于往年。如今,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不得不说,群众也各有小算盘。我天当被地当床睡在施工现场的时候他们忘了、我在工地守着一天吃不到一顿饭饿得看到食物就想吐的时候他们忘了、我整月整月回不了家的时候他们忘了、我磕头作揖争取各种优惠政策的时候他们忘了、我为防止雨水冲塌大棚被瓢泼大雨浇得发烧滚烫的时候他们忘了、我冒着风险跟施工方斗智斗勇的时候他们忘了……真是应该相信”张”的那句名言:群众是什么?群众就是你的敌人!你把他们当朋友,你就败了!

  群众忘记了,是因为他们被人利用,是因为他们的短浅。而们的短浅,被人利用,人家拿他们的名义开始到处告我黑状。说我私刻公章,贷款500万元。我没有贷过500万,哪个银行会傻到见个公章就贷给500万?事实是我拿自己和借来的40万元为农户担保,农户才贷了175万元。这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却成了毁我一生的所谓“把柄”,2012年12月11日。”张”以河北省藁城市人大代表和河北省藁城市梅花镇西白露村党支部书记的两种身份,在网上实名举报大学生村官骗贷。第二日,藁城市委组织部和梅花镇党委逼迫我自愿辞去大学生村官、村委会主任、党支部副书记。

  退棚款,本身不合理。同一件商品,你100元买到手,我130元买到手,都是正常的价格浮动区间。当时棚价形成的原因群众不是不知道。但是,我太宽厚了、太能原谅别人了,我瞒着家人自己遭难,筹集了82万元资金,如数把部分棚按原价买回来,把群众投的钱一分不少的退给了他们,又筹集194002元替农户交了地租。先后26户村民退棚,其中一部分村民在其他人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不跟他们采取统一行动。那些本不愿退棚的户,如果不参与他们上访、一起退棚的行动,就要接到骚扰辱骂电话,说人家是叛徒、拿了我的好处,甚至被堵在家里辱骂、强行拉去一起上访、强行撵去地里拔苗。收棚那两天,有些农户一边拔掉自己辛苦种的菜,一边掉眼泪。那可是血汗呀,红透的西红柿卖掉可就是钱呀。天灾可怕,人祸是不是更可怕!!

  农户退棚后,我又于2013年1月31日归还了农户在银行的贷款175万元,并替农户归还了农户的贷款利息共计280000元。

  整个事件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街头巷尾都是关于”张”马上就要整掉我的传言。

  去年8月,”张”因经济问题被纪委审查。我主持全村工作,每天忙着村务和大棚,那段时间,干部心气顺了、干劲足了,不但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还在全体干部、部分老党员没日没夜的一致努力下,完成村西万亩方修路工程。直到那时,我还天真的以为,”张”为什么要整死我?

  但终于有一天,”张”还是在网上实名举报了我的“种种恶行”。各级组织都急了。在他们看来,网络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麦克风啊!有多少官员提起网络不寒而栗呀?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大学生村官也败倒在这上面,真像拿一眼大炮打蚊子,实在是可笑之极。我仅仅是个人在干事创业、经营过程中出现了合作社内部管理不善问题,与党政、党务,村政、村务毫不相干。我却被某些害怕什么的领导一棍子打死,尸骨不留。只能猜测:恶狗急了要咬人,”张”这只苍蝇叮的蛋太多,打了苍蝇,老虎便被咬了出来。

  一个曾经的大学生村官典范终于遭遇了组织的拷问、冷落,因为他们认为我不听话、影响了和谐稳定的政治环境,也因为我再也没有利用价值,我被组织责令自愿辞去村官,辞去村主任职务,辞去党支部副书记职务。把人强奸了,还得逼人家说自愿。就这样,组织与我彻底说再见。

  如果说农村党支部书记可以由上级党委指定任免,但按照村民自治组织法,村委会主任却是要由全体村民选举出来的。《村民组织法》第十一条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即便自愿辞职,也要召开全体村民会议,由全体村民投票决定。

  我虽然被组织踢了出来,但依然在积极解决大棚遗留问题。2013年1月底,我协调担保公司为我担保贷款195万元,偿还了原农户贷款本金175万元,并替农户偿还了近28万元利息。

  我想问问组织,一个小小大学生村官,在一无资金,二无内助的困难条件下,千方百计寻找外援,白手起家,两年建成温室40栋,总资产400逾万元,你们谁帮挖过一揪土、谁主动给出了一分钱的资金?我敢说,我这样有胆有识有能力的村官在全国能找到几个?组织上鼓励我们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干事创业,就因为我在个人经营期间出现了一些合作社内部管理上的失误,而弃我于不顾。试问有哪一个干实业的人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况且我即便是自己吃亏,也没有让群众利益受损,积极把矛盾问题彻底解决。还是因为某些人自认为抓住把柄而大告特告,你们为保自己、躲乱子,将大学生村官一脚踢开?我6年的青春奉献给了党,6年辛勤留在了西白露,事业还在村里,人却被组织赶了出去,把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大学生村官孤零零地抛到荒野中喂狼。事有巧合,被辞后,水井被砸、电缆线被盗、小屋被点火,现在大棚又被点火。我还是想问你们,你们心安吗?农村的广阔天地呀,容不下一个正直的村官、一个满腔热情的村官吗?干事的人心灰意冷啊!

  1980年,邓小平同志说过:“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作恶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中国农村的治理长期靠的是家长制、宗族制和人情关系。随着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这种管理的方式已经与现代的民主、法制不相适应。农村的精英随着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大量流失,农村工作缺乏人才支撑,基层治理危机频发。

  我算农村的精英吗?算农村工作缺乏的人才吗?我也可以像人家一样,上面给点资金,修条小路,10万放自己腰包,剩下6万骗骗群众。我也会哄着领导高兴,不管群众死活,群众发展不发展与我何干?有人说我这样做是在捞取政治资本,那你用这种方式捞一个政治资本看看?有我这么傻乎乎不知死活捞资本的吗?讨巧,有人只是不屑于干!老实人吃亏,投机者得利,中央全力推崇的大学生村官政策,难道就是为了培养一群更有基层斗争经验、更加冷漠、老练、世故的官场新秀吗?真不知道一代接一代,中国的官场文化还要多么高深莫测?果真如此,我王建力,是不符合历史源流的,活该被淘汰!

  我没有怕过任何困难,资金、经营、管理等问题我都以坚忍不拔的毅力解决了。现在,我真的绝望了,组织上的所为使我彻底心寒。也许,组织上某些人是对的。我影响大学生村官形象是小、是假,最可怕的是”张”这只苍蝇叮的蛋太多,打死苍蝇会牵出老虎,会乱套,反腐败会伤了一部分干部。唯一的好办法就是把大学生村官解决掉,因为他不牵连别人。

  2013年1月,”张”在干部反对、群众反对的高昂呼声中,在镇党委的大力支持下又继续执政,继续在村里飞扬跋扈。辞职后,棚区水井被砸,电缆线被偷,看门小屋被点火,更可笑的是,这些人点完火还不解气,顺便还在屋中尿尿,现在大棚又被点火,8万多元一把火完蛋,3万多元收益一把火泡汤。我真的觉得无话可说,小人啊!有着重大经济问题的”张”,在干部群众的反对声中,又来主持村政。这次,更加狂妄,无法无天,不顾全体干部反对,一次聘用了6个干部(包括选举落选人员)。现任干部几乎全部被排挤出来,回家坐等着吃闲饭。试问:农村要选举干什么?要村委会干什么?

  我到今天也终于明白了,跟自己之外的人打交道,不能凭着一腔热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是一对一的,你的热脸会遇上冷屁股;我,到今天也明白了,大学生村官,孤家寡人、人脉少、队伍小,到处是陷阱、埋伏,像一个孤立无助的小羊一样,在群狼里东拼西杀,看不到前途,忍辱不堪负重,委屈不得求全,这条路走不通!

  从2010年10月开始建蔬菜大棚,我没有一天顺利过,一个农村孩子,白手起家奋斗支撑到现在,靠的是一份质朴、踏实,靠的是对所现身事业的忠诚与热爱。400多万元的蔬菜大棚屺立在西白露村的土地上,就让历史来鉴证,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的家除了更多的债已经什么都没了。作为一个男人,我能对大家辩解什么?只能选择沉默。工作没了、职务没了,深爱我的妻子在单位无法抬头,连孩子都知道爸爸被撤职了,欠了很多的债,要拿零花钱给爸爸还债。我只好选择离婚。让妻子、孩子远离我这个麻烦。我的婚姻结束了,但愤怒却无法结束。

  今天,谨以此文,感激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同时发泄内心的不满。作秀也好、辩解也罢,随便世人怎么猜想,写下这些文字,也算对得起6年的青春吧。从农民的儿子到考上大学生,再从大学生沦落成农民,叶落归根,也应该。继续自己的路吧,从来就没有万能的救世主。

关键词:藁城,大学生,村官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中国日报
责任编辑:贾聪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