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有望加速破局 意在推进产业升级

http://www.hebei.com.cn 2014-04-17 10:37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北汽集团日前发布产业外迁规划,有望成为搅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鲶鱼”。北京市属企业接连出现“借京津冀一体化”扩张产能的迹象。有分析认为,随着企业的加入,京津冀一体化或正在完成从中央到三省再到企业层面的过渡;而企业层面根据自身战略部署主动进行产业外迁布局,或能避免行政干预手段的负面影响,带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加速破局。

  北汽“借力”外迁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日前表示,根据北京新的战略定位,北汽集团在北京将重点发展整车、动力总成、核心零部件、新能源汽车的产品开发和技术研发,把北京总部建设成为北汽集团的技术创新、销售服务和高端汽车产品制造中心;同时,北汽集团已经做出规划,将旗下北京汽车制造厂有限公司整体移至河北黄骅,并向制造服务型、创新型企业转型。

  整车制造、研发中心和高端汽车制造继续“留守”北京,而老的北京汽车制造厂生产线将搬往河北,成为北汽集团本次规划外迁的重要思路。“今后,留在北京的北汽集团或将以轻资产为主,北汽自主汽车生产线或都将不在北京开建,尤其是耗能相对较高的,或都要挪到外省。”国泰君安相关汽车行业分析师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对于外迁给企业带来的影响,该分析师认为不会太大。“人力资源方面基本没有障碍,基础员工可以就地招聘和培训,当然也会有不少高端蓝领将派驻过去,在住房户籍制约下,可以先采用数班轮流制度;土地方面也应该不是难题,由于有利于解决当地就业,带动经济发展,当地政府甚至会在土地和税收等多方面有所照顾。”

  外迁除了顺应和“借势”京津冀一体化政策之外,有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土地和人力成本较低,而市场潜力又非常大,产业外迁还与北汽本身的经营战略布局有密切关联。

  记者了解到,北汽集团近年来在完善全国性相关产业布局方面脚步从未停歇,目前已经建成湖南株洲、重庆银翔、广州增城、江苏镇江、江西昌河、河北黄骅、云南瑞丽等多个自主品牌乘用车生产基地。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12月,北汽集团华北(黄骅)汽车产业基地项目一期就已经建设竣工,产能可达20万辆。基地占地3552亩,总投资100亿元,分两期建设。一期投资50亿元,设计年产整车20万辆;2015年二期建设完成后,年生产能力将达40万辆,年销售收入可达400亿元。

  北汽集团本次产业外迁,或多或少带有“借京津冀一体化之‘酒杯’,浇公司产能扩张之‘块垒’”的意味。这一点从其旗下子公司福田汽车方面也得到了侧面印证。同样作为汽车生产线,记者从福田汽车方面证实,公司目前没有接到任何北京市相关部门要求外迁的通知。“福田汽车老产能集中在北京昌平,新建的重卡生产线则位于怀柔,都比较远离北京市中心,如果只是为了搬迁而搬迁,这种折腾就要劳民伤财了。”公司内部人士透露。

  而在北汽集团产业外迁的过程中,公司生产线所在的顺义区政府并不能成为主导力量。前述分析师表示,“北汽集团隶属于北京市国资委管辖,并不是区一级政府能决定的,因此,虽然或许有所不情愿,但并不能左右公司的产业转移。”

  多方布局“转移”

  实际上,除了北汽集团,记者从多渠道获悉,不少其他北京市属国有企业正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公司自身产能扩建中布局产业转移。以京西优质稀缺无烟煤采掘企业昊华能源为例,从公司控股股东京煤集团处了解到,公司方面已接到北京国资委通知,要求进行外迁部署,不过外迁时间尚没有明确限定。

  还有不少其他大型公司“走出北京”的脚步悄然提速。新发地市场计划对外投资13个分市场,高碑店是其中最大的项目,占地2084亩,总投资54亿元。高碑店物流园和交易大厅日前已经完成框架结构的搭建,加工车间、冷库、总部办公楼等也加紧施工,局部功能区将于今年10月投入试运营。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甚至一些轻资产的电子类公司也在借助京津冀“大棋”。注册在北京的酒仙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将其全国最大仓储中心选在天津武清,目前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除了负责全国各仓的货物调拨外,其分仓还能处理天津、山东、黑龙江、吉林、辽宁5个省市的订单,日消化订单量可达3万单。此前不久,京东商城也透露将在武清建立区域级仓储物流基地中心。

  在这些“京属”企业的津冀布局中,具备较为发达的基础配套设施和较为充沛的工业用地资源成为其最看重的要素。以本次北汽集团选择的黄骅为例,北汽黄骅新厂靠近黄骅港,可极大节省物流成本,未来黄骅港将成为北京牌汽车的主要出口基地。

  北京企业层面加速布局产业外迁,这被分析人士认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开始由官方走向公司层面的一大标志。京津冀协同发展经过此前政策层面的不断发力后,北京部分国企企业层面的外迁规划开始进入启动阶段。整体来看,京津冀一体化正在完成从中央到三省,再到企业层面的过渡。

  有分析人士指出,单纯由官方推动可能会使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一个漫长过程,而且很容易出现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做法;倘若企业层面根据自身战略部署自发主动进行产业外迁布局,将有利于顺利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施。

  意在产业升级

  从目前公开资料来看,在新一届政府的规划蓝图中,明确列入国家战略层面的只有上海自贸区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体化战略。“京津冀一体化远远落后于长三角和珠三角。后两者更像一条项链,串起来熠熠生辉;而京津冀协同效应远没有充分发挥,北京更像一粒珍珠,与天津、河北还远没有串在一起。”中国人民大学某经济学教授对记者表示。

  实际上,与珠三角和长三角相比,京津冀地区不仅没有形成高低搭配的合理产业布局,反而出现了大量的重复建设和相互竞争。正是在此背景下,高层才强调要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模式,抱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

  而京津冀协同发展对三地来说也是“各取所需”。河北省之所以成为表现最为积极的省市,与其自身面临的经济困境有很大关联。有迹象表明,河北近些年由于经济增速回落较快面临较大的稳增长压力,因此对于承接相关产业较为积极。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到2013年,河北省GDP增速从12%回落到8%上下,通过吸引“外资”带动经济发展无疑将是保增长的重要途径。近期河北省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意见明确,将打造京津保三角核心区。

  河北省在一体化过程中最看重的或许在于经济效益。以黄骅为例,随着北汽黄骅基地的投产,汽车装备制造业成为黄骅最大的产业,黄骅市将以此为龙头打造汽车产业带,发展汽车制造、汽车改装、零部件制造、物流、出口等多个基地,做大做强黄骅经济。

  北京在布局三地协同发展方面的表现也日趋主动。大城市病使北京在房价、空气、交通等各个方面都面临极大压力,其产业转移的急迫性同样存在。但无论是北京市政府,还是北京企业在外迁过程中考虑最多的依旧是产业升级问题。

  与北京市拟保留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装备制造、新能源等六大工业行业一样,北汽集团在本次外迁中也将有所保留。公司人士介绍说,以北京现代为例,公司在北京顺义已有三家工厂,已建成的北京现代、北京奔驰、北汽顺义高端制造基地等整车项目不太可能搬迁。

  在北京产业升级的同时,“接盘方”也并非拾人牙慧,也将带来落后产能的淘汰。民族证券相关分析师表示,汽车工业已经成为河北省装备制造业的第一大支撑产业,若将散布在北京各区县的汽车制造业集中转移到河北,将会强化河北汽车制造业的优势,河北省也可以借此“腾笼换鸟”,加快淘汰目前落后产业的产能。

关键词:京津冀,协同发展,产业升级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杜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