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 我是中国的IT先驱 拿到风投比马云还早

http://www.hebei.com.cn 2014-04-25 09:21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李亚鹏

  近日,李亚鹏接受《人物》杂志的专访,谈到最近的嫣然风波,谈到自己的商业路程,李亚鹏还披露的自己在IT届创业的往事,并称自己是“中国IT的先驱”。

  人物PORTRAIT = P

  李亚鹏= L

  谈嫣然风波

  我说我所有与嫣然有关的工作都是自费的,包括我现在坐的这个头等舱。

  P:3月初从台湾回来后,你都在忙些什么事情啊?

  L:(笑)各种事情呗。因为这次事件对我们的合作产生了一个影响,所以我要去做一些沟通吧。本来都是谈了一年多的,跟医疗机构以及一些台湾的医疗资源、人员的合作,也是因为受这样一个事件的影响,大家产生了一些疑虑,我们也不能够再等政府的这个结果出来,我就特意去了一次,去跟他们做这个交流。

  你已经能够看到,这个事情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多少的影响。我举一个例子,在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台湾客人,正巧也是公益领域的一位人士,我们做了一些简单的交流,甚至他都会突然问我一句,说李先生,你来台湾考察,是基金会付费吗?我笑了笑,我说我所有与嫣然有关的工作都是自费的,包括我现在坐的这个头等舱。

  P:那么问的瞬间,你会觉得受冒犯吗?

  L:这样的情况在嫣然的7年当中,虽然并不常见,但也是时有发生的,所以这些东西可能你的承受力已经在……我觉得这样一种承受力是基于你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做这件事情。

  P:听嫣然医院的执行院长杨院长说,为了做审计,过年前就做这个了,年都没有过好,是吗?

  L:我们的财务人员都快疯了已经,因为所有部门都要配合的,一个机构是有它正常的工作程序的,那现在其实,因为这事情,让我们今天的工作计划全部滞后。

  P:滞后有多严重?

  L:比如说医院的合作,那我为什么去台湾呢。见了一拨、两拨、三拨、四拨,五拨人,吃了三顿饭。再比如一些捐赠,公益项目……?

  P:然后回来之后你会看到评论说,李亚鹏逃跑了,逃跑去台湾了。

  L:潜逃了(笑)。

  P:对吧,这你看到了吧?

  L:我没看到,我朋友发微信跟我说了,我说我后天就潜返(笑)。

  P:2月25日,民政部一位官员说嫣然事件“信息必须公开到位”,你什么感觉?

  L:官员说得没有错啊,这是一个标准的回答啊,那谁都是应该,但是它前提是依法公开啊,对不对。

  P:但是大家可能就理解成这意味着嫣然公开没到位了。

  L:民政部这个调查和审计,是我们自己主动地数次前去要求的,又被误解成我们已经开始被调查了,怎么样怎么样的。

  在我第一时间,我主动自己到民政部去要求,我说希望民政部能够委派一个第三方审计机构对我们来进行调查,为什么?很简单的这个原因,因为我们的主管单位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第一时间已经发布,你去看它的第一时间的微博,已经说了,那是没有问题的,但大家没有人听。

  P:你希望民政部为你证实?

  L:对啊,我找红基会,第一时间就已经证实了,因为那个审计是每年都审过的。可是公众,红基会一作证,那个爆料人又说,什么郭美美事件的那个屁股还没擦干净,滚回去吧,什么什么的。就是大家就把这当成一个游戏在玩儿,对不对?那怎么办呢?我们去,找最高的官方机构。我觉得这是我唯一的选择。

  P:民政部当时给你的回复是什么?

  L:这种话你还用问,我们研究一下(笑)。

  P:那你怎么说服民政部来做……

  L:这个主要是还是红基会的领导去做的工作,我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对,我是第一时间先表达了我这样一个愿望。

  P:民政部决定审计了,当时你什么感觉?

  L:很开心啊(笑),真的。

  P:所以你们现在有几家审计?

  L:我们现在加上民政部的审计,一年,就这年前年后,我们做了三次审计。所以,哎呀(叹气)。

  其实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工作量,这属于社会资源,占用了、消耗了多少资源?那天在医院,我们去开会碰见了,所有的那些资料摆了一屋子,一张一张在查。

  P:有多少资料,这个数量能说吗?

  L:我怎么说,就是一箱一箱的各种各样的资料呗(笑)。从筹建,应该2010年吧。

  我们审计已经结束了,已经有一个结论了,我们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当然现在正在形成这个审计报告。

  (记者注:3月24日下午,《人物》记者向民政部相关部门核实,工作人员答复:“对这个事情的调查还在进展中,我们还没有完全完成程序。调查结果也还没有出来,出来的话就会跟公众公布的。到时候我们会通过我们日常发布新闻的渠道发布。”)

  P:如果民政部发一个证实,它会有用吗?

  L:那如果说最高的一个官方这么发出,大家还说没有用的话,那事情就是这样了。

  P:王菲还会持续地对嫣然基金提供她所愿意提供的帮助,是吗?

  L:我相信会的。

  P:上回王菲在微博上回应这个事情了,她回应之前,你们俩有没有交流过?

  L:没有,她发完之后我看见了,我们工作人员告诉我。

  P:你当时看到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啊,你跟她有交流吗?

  L:有。

  P:你怎么跟她说的?

  L:我不告诉你(大笑)。

  P:这个事情整个过程中间你有没有过一点纠结呢?要不要公开,向谁公开,公开到什么程度?

  L:很简单,我的思维非常简单,没那么复杂,第一,对公众依法公开,第二,对我们的捐赠人全部公开,就完了。

  不管是嫣然天使基金,还是嫣然天使儿童医院,都是依据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依法做信息公开的,我们每一年都在这么做着,我们是合乎法律规范的,是不是客观事实?

  对我们所有的捐赠人,我们的信息是全部公开的,我们已经给所有的捐赠人发了邮件,欢迎本人及委托人跟我们联系,我们所有的状况,运营状况、财务状况,向我们的捐赠人士毫无保留地全部公开。

关键词:李亚鹏,IT先驱,马云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人物》杂志
责任编辑:杨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