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 母亲连续4年帮其排队等车

http://www.hebei.com.cn 2014-04-30 10:09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她觉得我一天都不在家吃,吃不到炒菜,她早上炒菜给我吃你知道吗?”小梁瞪大眼睛说,“没办法啊,一定要吃,不然我妈白做了,如果吃得少,她又会说,你都没怎么吃!”

  小梁今年27岁,她其实并不想在燕郊买房,“我自己在二环租房挺方便的”。现在,她下了班就得往回跑,坐上车还得给家里打个电话,要不然父母不放心。她考虑过回北京租房,但想了想,心里过意不去,“我爸妈在这儿,说白了无依无靠,背井离乡,如果我每天回来,即使我辛苦点儿,但他们会觉得一天能有个盼头”。

  因为排队,她还和父亲吵过一架。有一次,老梁身体不舒服。“爸,你别起来别起来。”可父亲说自己没事,硬要出门去排队。小梁急了,“不让你去就不让你去,你说你去了挺冷的,你这还难受着呢,我心里也难受啊。”

  “有时候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要考虑他们的心情。”偶尔,小梁也会跟别人抱怨一下,“我真的挺累的,不是我来回跑得累,我是心累。”

  但这些话她从没对父亲说过。父亲前不久过生日,小梁买了台平板电脑送给他,父亲的微博也是她帮着给注册的。

  孙梦的同事也曾劝她搬回北京住,但她不放心母亲,怕张红英一个人在家被推销的骗了,或者高血压犯了没人管。“毕竟我现在年纪还不是特别大,没有结婚,可以来回跑,以后牵绊的事情多了,想跑也没办法跑了。虽然我现在累一点,但是跟我妈在一起还是挺好的。”

  为了姑娘就不累,为姑娘干什么就觉得,呀,特别有心劲

  央视报道过后,张红英在车站见到过好几拨记者。就连来燕郊看房的北京中年妇女路过814路车站,都会敏感地掏出手机拍照,“就是这儿吧?都成一景了!”

  “为什么你们最近对这个事这么上心?”张红英不明白。一名记者告诉她,可能是因为“京津冀一体化”的新闻,人们又想起这个已经发展多年的小镇。

  如今,这里有北京百年小吃“小肠陈”,有酷似“必胜客”的“意萨欢乐餐厅”,还可以使用北京公司发的味多美、沃尔玛购物卡,看上去越来越像北京了。但人们留在燕郊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这里因此又被称为“睡城”。

  周末,燕郊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孙梦呆在家里,她不让张红英做饭,自己下厨做了个糖醋排骨。有时,她会带母亲去北京看电影,看芭蕾舞,或者带她去商场买衣服,然后再去肯德基里吃个圆筒冰激凌。

  “她挺好的,老是给你惊喜。”张红英脸上露出笑意。“我过生日,她给我买项链,有珍珠的,有银的,有金的,还给我买玉手镯。”她一样一样数着,“我挺感动的,她休息时间不多,还来陪我。”

  “她怎么没跟我这么说过。”听完记者转述,孙梦乐了,“我每次给她买,她都说不好,怕花钱。”

  在这些排队的父母口中,孩子都是“懂事的”。来自东北的董阿姨说,一天晚上她回家,发现儿子已经把饭做好了,还喂到她嘴里,说了句:“妈妈,谢谢你。”

  “北方男孩子一般不怎么说这些,我看他没咋说,眼泪就在眼圈里,没流下来。”董阿姨也哽咽了。

  这些年来,燕郊的楼越盖越多,孙梦家对面新建起来的小区,马上就要交钥匙,上万人即将入住。这几天,连燕郊的黑车司机都在说,到时排队得多壮观,更上不去车了。

  这里已经是个体型超大的小镇了,房地产广告牌刷上的最新口号是“低密度”。王立柱送孙子去幼儿园,发现一个班里有接近100个学生,老师都得用大喇叭上课。

  为解决814路公交车的排队困境,老梁曾在网上给北京市长信箱写过信。为了让数据有说服力,他拿着工具尺,站在车站旁边量过:早高峰时一块地砖上最多能站两三个人,排队长龙在200-250米之间,乘客等候30-40分钟才能乘上车。

  “我经常为女儿上班排队,深知在京城上班的燕郊人的苦楚……敬请北京市领导理解和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在信中这样写到。

  没想到,这封信真的起到了效果。没过多久,814路在早高峰期间缩短了发车间隔,增加了车次。老梁说,现在每个人排队的时间可以减少一半。最近,他又骑着自行车去燕郊火车站附近转悠,挺希望能开一班通往北京的通勤列车。

  “这些‘跑班’的孩子,他们比我们还苦呢,我们那个时候身体累点,没有那么多压力,现在这些孩子的压力真是太多太多了。这是我自己孩子,那些也是孩子辈的人,哎呀我真替他们……”他没说下去。

  张红英能为这些孩子们做的,就是继续留在车站维持秩序。她看见一辆车进站,就能知道这是多少座的,是大车还是小车,能装多少人。有一次下雨,她和几个母亲撑着伞站在车门口,给这些年轻人遮雨。第二天,年轻人买了豆浆、油条和包子,放在她的自行车车筐里。

  “也有觉得特累的时候,但为了姑娘就不累,为姑娘干什么就觉得,呀,特别有心劲,心情挺好。”张红英说。她最着急的是女儿的终身大事,“你看,在这大城市打拼多不容易,连自己的个人问题都没时间解决。”聊天时没说几句,她就扯到这个话题上。

  “您想给女儿找个什么样的?”记者问。

  “在北京有房的。”她首先提了这么一个要求,“这样就不用排队了。”

  早上7点左右,孙梦在车站前和母亲会合。她上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过两分多钟的时间,原本空荡荡的车厢就塞满了人。隔着玻璃,孙梦可以听到母亲在下面喊着“不要挤啊”。有时,个头儿不高的母亲会被后面包抄过来的插队者挤到人群中间。

  车门“呲”地一声关上。张红英抬起头,发根露出一圈新生的白色,看起来很刺眼。814路出站了,车窗外,张红英冲女儿微微笑着。孙梦说,这是她最难受的时刻。

  “她越笑,我越难受……”泪水漫上来,孙梦说不下去了。

  但是,没有时间伤感。一天的征途刚刚开始,814路将向西行驶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北京。孙梦应该抓紧休息一会儿,终点站所在的那座巨大的城市里,还有一大堆公司报表等着她呢。(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孙梦为化名)

关键词:燕郊,交通,跨省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杜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