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财经频道 >> 产经新闻 >> 财富人物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接受环球时报专访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2017-06-23 11:17:26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他曾被外界赋予“中国首富”、“新能源巨擘”的光环,也因被做空经历去年的“5·20股灾”。一年多来,他低调行事,淡出人们的视野。直到两周前,在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发布会上,面对4000多名观众,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发表了题为“携梦前行”的演讲:“汉能过去20多年一直在质疑中成长。所有人都可以反对,但如果我知道这是正确的,就要努力到上天出手相救之时!”他还驾驶一辆太阳能汽车绕场一周。此举被媒体称为“高调复出”。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接受本报专访。

  下午3时,李河君准时从对面的办公室走出来。和记者简单握手寒暄后,走进古香古色的会议室,坐在主座上。白衬衫,一杯茶水,面带笑容。至少从外表上,和一年前相比,他变化挺大。去年2月,《环球时报》记者第一次专访李河君时,他穿着被员工称为“战袍”的灰色格子西装和明黄色领带。他几乎没怎么笑过,略显拘谨。只有被问到“有媒体传您可能成为新首富”时,他笑了一下,说他并不看重这个。

  “那个演讲稿是我自己写的”,李河君把记者的思绪拉了回来,“都是我的真实感悟。”“做汽车不是赶时髦,汉能需要刚需产品。”他说,汉能停牌对信心确实打击很大,有人说汉能不可信。真理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关键还要靠好的产品。“这么多年来,汉能的薄膜电池、移动能源为什么社会说服力不是很强?因为此前我们的产品没有做得特别好。”

  在一个多小时的专访中,记者总能瞥见他身后那幅画:山峦叠嶂,长城雄伟,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画的前面竖着一面国旗。“我希望汉能有一天能成为中国的名片,就像苹果是美国的骄傲。”李河君说。

  李河君在太阳能汽车发布会上演讲。

  一只乌龟,在海里待一千年跟待一天有什么区别

  环球时报:经过一年多的挫折,您应该看起来焦虑、憔悴。为什么现在好像更乐观、豁达了?

  李河君:心态修炼是第一修炼。坦白讲,去年“5·20”汉能股价大跌,我还不太当回事,一天后外面的关注度很大,我很吃惊。7月中旬,香港证监会给我们停牌,刚开始我很愤怒,之后慢慢变得冷静。我觉得,如果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必须有一个历练的过程。企业在顺境中是成长不了的。有句话讲得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十年前就和员工讲,一只乌龟,假如它在海里待一千年跟待一天有什么区别?如果没有经历,每天重复做一件事,十年眨眼就过去了。以前我很急躁,通过这一年多的历练,如果以后面对更大的困难,也会坦然处之。我们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和不足。所以应该感谢这种历练,我们收获很多,感悟很多,成长很多。这是人生宝贵的机会。

  李河君:我以前说要做比葛洲坝大10%的水电站,全中国人都在笑我,还有人觉得我是在骗国家项目。后来我们用10年,在山里把金安桥水电站干成了。现在我坚定不移地相信薄膜太阳能、移动能源能成。首先,我们的战略竞争力绝对强。企业发展先看方向,方向错了怎么努力都没用。汉能获得很重要的势,现在国家七个战略新兴产业中,五六个都和我们有关系。第二,经过历练后,我们的企业和团队都更成熟了。第三,是一种感知。当你做一件有使命感的事时,你会感觉到宇宙中一种神奇的力量,它总是让你觉得能战胜困难,使你有勇气,把事业干成。这就是我讲了很多年的“念力法则”。一些媒体说李河君玩虚的。其实通过历史可以看未来。只要你觉得我李河君,以前真的是一锹土一锹土干了十年,这种企业文化和精神怎么可能玩虚呢?如果前面那个是真的,后面一定是真的。

  环球时报:您以前做水电站默默无闻,现在突然成了“网红”,适应吗?

  李河君:什么叫网红?我不太看网上那些东西。网上很多人骂汉能,如果天天看这个你就什么也别干了。我觉得对的事,别人评价没用,我会坚持自己,任何人也阻挡不了。

  汉能发布的太阳能汽车Hanergy Solar O,是定位于智能化、网络化的小型车,为城市中移动穿梭提供短程代步之用。

  没有太阳哪都不亮

  环球时报:被做空后,您反思汉能之前最大的一个短板是什么?

  李河君:短板不止一个。第一个就是汉能比较专注技术,但对市场的布局或感知力不够高。以前我们做水电站到点结账,没有太多市场挑战。第二,汉能缺乏大量资本市场人才。之前有人说汉能是我自己做空的,我要是会做就好了。我做企业这么多年,就只有一个上市公司。很多跟我们公司规模一样大的企业都有几十家上市公司了。第三,我们跟媒体的沟通能力不够,造成媒体的很多误解。我在山沟里蹲了十年,不懂如何和媒体打交道,经验几乎是零。我也不太喜欢天天在外面高调地去讲。这三个问题我们都在做调整。

  环球时报:为什么选择太阳能汽车作为突破口?有人质疑它能否真正从展台开上公路。对于太阳能汽车的技术、资质、品牌号召力,您不担心吗?

  李河君:我们做汽车真不是赶时髦。汉能需要刚需产品。什么样的刚需产品才能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让老百姓更了解?我们研究认为,就是不需要充电桩的全太阳能动力汽车。

  我知道外界一定会有怀疑,意料之中。没人怀疑就不是伟大的事了。战术问题并不难,我不担心。首先,技术上我们一点问题也没有,别人说技术有问题是他不了解情况。资质问题,按常规来讲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我们会通过国内外收购等方式在较短时间获得资质。品牌问题,还是要靠产品说话。价格上,我们刚出来的产品可能比较高端,但将来老百姓肯定都能买得起。

  太阳能汽车我觉得一定能成功,只是时间问题,英语叫It's just a matter of time。当然,时间本身也是一个挑战。假如说你十年做100万辆汽车,还没做就已经失败了。3年做到就可能成功。所以,我给他们的任务书,不是按月算,而是按天算,哪天能完成,这非常重要。从一个很好的战略到真正落地不会那么简单。总有很多具体问题要解决,比如一些技术要研发。汉能现在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但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挑战。社会对薄膜太阳能的认知就是挑战。不过,这轮汉能被做空后,坏事变成好事,知道薄膜太阳能的人多了。我们也很感谢国家的支持。

  Solar L拥有将近6米的超长车身。

  环球时报:汉能造车后,有人称您为“中国的马斯克”。也有人说,您更像专注于一个领域的任正非。

  李河君:我觉得我和马斯克不太一样。特斯拉在商业模式上的颠覆创新非常成功,汉能全太阳能动力汽车是真正的技术颠覆,并且我们更专注做清洁能源。任正非很有企业家精神,钻研一个领域干下去,这本身就是定力,是对自我的挑战。一个国家假设有100个像任正非这样的人,就更强大了。成功的企业一定要有自己的主业,有的企业什么赚钱就干什么,说“东方不亮西方亮”。我发明了一句话:“没有太阳哪都不亮”。太阳就是我们的主业。

  国家间的竞争也是企业家精神的竞争

  环球时报:无论您怎么解释,还是有人认为,汉能之前股价大跌是因为您想套现获利。对于身家千亿、曾是中国首富的人来说,金钱意味着什么?

  李河君:我没有任何动机去套现获利。钱这件事,每个人这辈子估计有几千万就足够了,上亿财产没什么不一样。超过自己生活界限的钱都是社会的。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富豪,天天炫耀。天天躺在那什么都不干也没意义。也千万不要把太多钱留给孩子,他有本事自己就能挣,没本事把你的钱都花了,反而害了他。反正我从来视金钱如粪土。当然,我现在也没多少钱了。

  如果这些钱不是给自己花的,是用来干大事,是为了帮助更多人,钱就有意义。我现在确实是在为梦想而干。实施这个梦想的核心团队绝对是有共同信仰的人。虽然一些员工不见得相信,我也不讲特别大的道理,我说,当你多生产25瓦电时,相当于给地球种了一棵树。每个员工给自己和后代多积德,这就非常有意义。

  Solar A造型独特,犹如大海中快速行驶的游艇。

  环球时报:有企业家认为,一些人总把企业家当小丑,认为无商不奸,对企业家群体不够尊重。您怎么看?

  李河君:社会认识企业家需要一个过程,毕竟我们经历过计划经济,企业家本身成长也需要过程,这是双向的。确实有些人只是为自己挣钱,但大部分企业家还是想为国家、社会干点事。我有信心未来中国企业家的生存环境会越来越好。

  其实,企业家精神对于一个国家的强大是很重要的。企业能创造财富,国家有了财富才能强大。美国强大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其世界500强企业全球最多。所以,国家之间的竞争也是企业家精神的竞争。我认为企业家精神,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要有理想和追求,要有使命感,只为了自己不叫使命;还要有创新精神、冒险精神,不安于现状;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超强的抗压能力;有判断力,能知大运,不要逆势而行;专注干一件事,不能见异思迁。

  真正有领导力的人70%—80%都是先天遗传。不要太相信靠美国MBA教科书能培训出一个企业家。我前些年在英国上学,开车到一个特别偏僻的小镇,那里都会有一个中国餐馆。中华民族天生就有这种创新、奋斗、勤奋的企业家基因。中国能发展起来是历史的必然。

  太阳能跑车Solar R

  环球时报:英特尔创始人格鲁夫信奉“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您是吗?

  李河君:这话有点偏激,应该说执着和坚持很重要,往往一个伟大的事,刚开始很多人都觉得可笑,你不偏执就不会去做。虽然做了也不一定能成,但不做肯定不成。一百个人也许有一两个成功,社会需要靠这些人去推动。

关键词:汉能,董事局主席,李河君

责任编辑:赵君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