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财发现”

网贷资金疑似流向杠杆举牌 “自融”频频爆雷

2018-07-06 05:50:58 作者: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分享:

  部分网贷资金被指流向杠杆投资

  高息、配资、炒股这三者极容易结合。有业内人士表示,部分网贷平台所募集资金并没有进入小微企业、实体经济,而是参与了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甚至有些举牌上市公司的杠杆资金都有可能来自于网贷平台。

  一周前,网贷平台联璧金融无法提现。6月23日下午,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松江警方已对联璧金融立案侦查,张某等1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业内人士质疑,上述两则看似不相关的消息有可能显示了网贷平台与投资公司之间的“合谋”:举牌上市公司的资本大戏,上海炳通的资金或来自于网贷平台联璧金融和万家金服。

  联璧金融APP的下载页面有一行字很显眼:“0元购399元路由器”,这行字把联璧金融和斐讯通信联系在了一起。实际上,在今年6月20日之前,投资者购买399元一个的斐讯K2路由器,每个路由器就有一个K码,将K码输入联璧金融礼包兑换口,就能激活K码换取399元。如此一来,投资人不光啥钱没花,还“0元购”一个路由器。

  万家金服APP的首页上也有“K码激活”的明显标志。而斐讯路由器的生产商——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斐讯通信”)由顾国平直接持股19%。公开资料显示,1977年出生于上海松江的顾国平,2008年底创立斐讯通信,2014年发力智慧城市业务,并开始谋求借壳ST慧球上市,但2016年两度爆仓只得黯然离场。2017年5月,顾国平因信披违规,被证券市场禁入,并处以90万元罚款。斐讯通信目前身负85亿元债务,并被多家法院查封旗下资产。

  根据上海炳通披露的信息,其举牌绿庭投资的资金由两部分组成,分别为向上海康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康斐”)借款的3亿元,以及通过融资融券账户融资的1.5亿元。

  上海康斐成立于2017年7月7日,注册资本1亿元,实缴资本0元。在完全穿透后发现,陈海东累计间接持有上海康斐57.06%的股份,金伟累计间接持有32.94%股份,余下10%股份为顾国平持有。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企信宝”查询得知,在上海康斐成立前两个月,2017年5月份,联璧金融的股东发生变更,陈海东、金伟转让了其所持有的联璧金融的股份。

  尽管如此,在网贷界,有不少声音质疑联璧金融和上海炳通的关联关系。斐讯通信持股的3家公司:上海勃奈电子有限公司、上海映碧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通木投资有限公司,其法人皆为上海炳通实际股东金伟,陈海东、韩凌不同程度任职各公司监事。陈海东实际上为斐讯通信的员工。

  记者穿透查询了解到,联璧金融标的借款方为上海勃奈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讯恒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皆是斐讯通信关联方。

  业内人士称,上述关联关系是否成立最终需要警方的认证。但网贷平台为关联方输送资金确实应当引起关注。

   被掩盖的“自融”风险

  绿庭投资2018年一季报显示,上海炳通持有公司近435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6.12%,其中约5%于2017年11月陆续买入。

  根据Choice数据测算,这部分股份的交易均价在10.51元/股左右。而绿庭投资7月3日的收盘价仅为3.93元。由于没有及时补仓,上海炳通的融资账户被平仓。原本希望通过加杠杆赚钱的资金,目前被杠杆吞噬。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网贷界,“自融平台不能碰”是一条铁律。网贷之家指出,通常所说的“自融”是指利用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为自己或其他关联方进行融资。从定义上来看,企业开网贷平台的资金主要用途是自用。企业来开平台融资,无非两个原因,一是为了布局互联网金融,为了将来在日益火热的互联网中分得一杯羹;二是企业现在缺钱了,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更坏的情况就是,平台在银行借不到钱,小贷公司、担保公司等当地的民间借贷机构也借不到钱了,突然发现了网贷这块新大陆,于是先自我包装,然后大规模融资。

  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我们只对最坏的情况进行分析可以发现:首先,从资金渠道看,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了合格或者足值的抵押物,而且抵押物在民间借贷中可能已经做了二押,甚至三押。其次,从资金流向看。一个自融平台,无论多大的实体,多大的规模,投资者都很难了解这家公司真实的净资产和债务状况。而P2P平台的这种多对一,即所有的投资人资金对应一个借款人的借款模式,就形成了风险聚集。

  实际上,2016年8月,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十条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从事或者接受委托从事下列活动:(一)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二)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出借人的资金。”

  但在实际操作中,网贷平台绕开监管的对策可谓花样百出。例如,注册多家“壳”公司,表面上分流网贷平台的资金;模糊网贷平台的真实股东,使外界难以知晓网贷平台的实际控制人等等。

   严监管势在必行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以前网贷平台自融做得比较简单粗暴,能够直接从借款人信息中识别出关联性。随着监管的不断深入,自融行为也越来越隐蔽,比如通过众多壳公司借款,或虚构借款方,而且借款人信息打码严重,实际上资金最终可能流向了平台股东或关联方。

  他建议,对于监管方来说,一是推动平台借款项目信息披露的透明化,通过各个参与方来监督;二是加速推动平台的银行存管覆盖度,可能的话,加强对借款人的资金流进行监测;三是可建立对可疑平台进行项目抽查机制,对项目真实性和自融与否进行识别。

  对投资人而言,于百程认为,在个人专业能力有限、手段有限的情况下,可多关注舆情信息。对于出现自融疑问的平台,坚决采取规避态度。

  不过,对于近期密集暴露的网贷风险,业内人士指出,除了一些平台出现风险是由于不合规经营的以外,金融大环境变化等因素,也触发了一些潜藏问题的暴露。

  某网贷行业资深人士表示,从2017年下半年起,网贷平台从投资者处募集资金后,就很难为这些资金找到好的投资方向了。“网贷平台的募资成本高,所以必须找到更高投资回报的项目才能保证投资者本息,并且平台本身也要赚钱。但高收益就意味着高风险,当市场资金面紧张的时候,这些高收益的高风险项目首先违约,网贷平台的风险随之就暴露了。”该人士称。

  当前市场资金面紧张,网贷平台一时间成为风险高发区。截至目前,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等四家高返利平台全部无法正常提现,留下的资金“黑洞”波及了成千上万的投资者。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在近期曝出风险的网贷平台被指可能为“自融”。所谓“自融”,是指利用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为自己或其他关联方进行融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网贷界,“自融平台不能碰”是一条铁律。以前网贷平台自融做得比较简单粗暴,能够直接从借款人信息中识别出关联性。随着监管的不断深入,自融行为也越来越隐蔽,比如通过众多壳公司借款,或虚构借款方,而且借款人信息打码严重,实际上资金最终可能流向了平台股东或关联方。业内人士建议,除对网贷平台加强监管外,对于投资人而言,在个人专业能力有限、手段有限的情况下,可多关注舆情信息。对于出现自融疑问的平台,坚决采取规避态度。

关键词:网贷资金,杠杆举牌,频频爆雷责任编辑:李晓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