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来制药董事长:我不是CEO我是首席变革者

http://www.hebei.com.cn 2014-04-03 09:03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羊城晚报记者陆志霖一方面看好中国市场,另一方面又深感其复杂性:除了专利药失去专利保护,新药上市青黄不接,此前跨国药企从未担心过的商业行为,如今也成为问题——去年葛兰素史克被曝出商业贿赂,导致多家跨国药企在华销售严重受挫。

  A专利药专利陆续到期:“好日子”告一段落

  两年前,一位董事会成员曾“刺激”他说:“John,你应该去中国待上个把月,真正更好地了解中国。”为此,他便“狠狠地”在中国待了整整一个月,甚至还把礼来的全球各分公司老总拉到中国来开年会。而天知道,那一次竟是这家百年药企第一次在北美以外的国家召开全球年会。

  李励达在3月25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说:“与其说叫我CEO,不如说我是首席的变革指挥者或者变革领导者。”

  显然,自从接下重任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随着专利药专利的陆续到期,原研药企的“好日子”也要告一段落,而接下来,他能做的就是把脉当下行业的各种症结,不断给自己的企业开出新处方。

  尽管如此,他仍心怀忐忑: “我经常问自己,现在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和定位是恰当的吗?是不是足够大胆,足够积极进取以及足够创新?”

  B达摩克利斯之剑:新药上市青黄不接

  如果说专利药失去专利保护,新药上市青黄不接是悬在跨国制药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话,那么,这把剑至今仍悬在李励达的头上。

  就在过去短短四个月,礼来就有两个重要的药品失去了专利保护,其中一个还是畅销的抗抑郁药“欣百达”。该药的到期直接就导致礼来第四财政季度利润下滑12%。

  新药的匮乏,研发进展缓慢,长期困扰着制药企业。礼来在新药研发上同样挫败不断。急性精神分裂症药物risperdal未达到预期的临床试验药效目标,宣布失败;用于实验性阿尔茨海默氏症单抗药物solanezumab的2个III期试验均惨遭失败;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单药enzastaurinIII期临床试验结果失利,宣布放弃临床开发……

  “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会出现专利保护期过期的问题,而在研药又没有办法很快地弥补,所以我们确实要做一些调整。”李励达没想到上任后不久就是要为这家公司“瘦身”。“我们要减少成本,到2011年年末的时候,全球减少差不多5000个左右员工的编制,通过这样的安排使我们的成本下降了10亿美元。”

  李励达的另一个任务便是调整目标。“当时我们就决定在2011年到2014年这段青黄不接的时候,主要的销售收入目标下调在200亿美元左右,纯利润达到30亿美元左右,另外经营性的现金流达到40亿美元左右。而2014年1月份,我们考虑到日元的持续贬值,因为我们在日本的市场是蛮大的,也考虑到新兴市场的下滑,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达到200亿美元的目标,现在设定的目标是192亿美元到198亿美元之间。”

  “今年还是一个继续下滑的年份。从今年开始,我们会有一些新产品开始推出和新的适应症推出。从明年开始,我们的全球利润将会逐渐的复苏,但是,这还要等待一段时间。”李励达说。

  C中国市场:快速增长瞬息万变

  就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和所有跨国药企一样,李励达将更多的目光投向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艾美仕医疗信息研究所(IMS)数据显示,这些新兴市场的药品支出有望在未来5年里翻倍,增长额预计会在1500亿美元至1650亿美元之间。

  “中国的药品市场的增长在过去两年是有一个放缓。但是即使中国有一个下降的势头,在全球来讲中国市场仍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药品市场之一。未来五年中国药品市场的增长会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尽管是低位的两位数增长,仍可见中国对于现代的原研药的需求非常大。”

  李励达一方面看好中国市场,但另一方面又深感这个市场的复杂性,前路难行。

  新医改启动多年,医院改革困局难破。“最近一轮的中国医改使得中国的医疗市场有了很大的变化,不管是礼来也好,还是全球各个药企来讲,都是非常关注,特别是医院的改革以及药物的报销方式的改革。”

  药监局审批力量有限,新药注册进程缓慢。“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确保我们这些药品得到及时的注册。现在一个药品在西方上市以后,基本上要过八年的时间才能进入中国的市场,时间很长,每家跨国药企都关切这个问题。”

  此外,还有各个省不同的药品招标政策,基药政策等等,变化频繁。

  而此前跨国药企从未担心过的商业行为,如今也成为不得不重新思考的问题。2013年6月底,葛兰素史克被曝出商业贿赂。事情一度蔓延至多家跨国药企,更是导致药企去年下半年在华市场销售严重受挫。

  “其实挑战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市场都无处不在,但对中国而言,她的独特之处恰恰就在于不管是中国,还是药品市场,都是在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瞬息万变。”

  D难题太多:我一直希望有人给我一个答案

  即便如此,李励达未改变此前决定的方向,甚至还意外地在华连做两次“加法”。“尽管全球面临非常困难的境地,使得我们不得不缩减在全球的规模,但我们仍不断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3月21日,李励达第7次踏足中国。随即马不停蹄地参加论坛、发表演讲。3月24日下午,在北京参加完李克强总理的接见后,25日上午就出现在礼来的苏州湖东工厂。因为他要为苏州湖东工厂的三期工厂举行破土动工仪式。这个项目斥资20亿元人民币(6.2057,-0.0012, -0.02%),相当于一期二期总投资额的三倍,是礼来继2009年苏州湖东工厂投建以来的又一项重要产能升级。升级后的礼来苏州工厂将成为礼来全球胰岛素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

  而就在两个星期之前,礼来才宣布与南通联亚药业合作,斥资6000万美元在南通新建生产基地,双方将通过改、扩建生产设施、扩大在南通的药品生产、制备产能。

  尽管李励达一再强调,礼来核心关注点依然是创新药物和原研药的开发研制,但他还是选择在这个时候增加了对仿制药的投入。

  “我们现在面临的是10到15年前大家没有面临的挑战,这个外部挑战包括中国的医疗改革,美国的奥巴马医疗法案,还有新兴市场出现的需求,还有我们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和品位。”当下跨国药企面临的难题很多,究竟要怎么破,李励达说:“我一直非常希望有人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而如今他能做的只有适时而变。“作为CEO来讲,与其说是叫我CEO,不如说我是首席的变革指挥者或者变革领导者。”

关键词:礼来制药,CEO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杨静(小)